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娱乐之窗 > 电视资讯 > 文章 当前位置: 电视资讯 > 文章

老剧回款慢新剧发行难 中型影视公司生存危机频现

时间:2021-08-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疫情之下,抗风险能力更强的大型影视公司,正在快速恢复;相比之下,中型影视公司的生存状况要艰难得多。

  原标题:老剧回款慢新剧发行难 中型影视公司生存危机频现

  证券时报记者 吴志

  “受政策变化及影视行业大环境影响,公司全部制作完成的三部电视剧,均未能及时安排签约播出,影视作品发行速度变慢,还款周期变长,资金无法按预期回收,出现资金流紧张情况。”这是某新三板影视公司在公告中披露的经营状况。

  疫情之下,抗风险能力更强的大型影视公司,正在快速恢复;相比之下,中型影视公司的生存状况要艰难得多。在政策、市场变化及疫情影响下,影视剧的发行、回款周期变长,部分缺乏议价能力的中型影视公司,面临资金周转难题,出现经营危机。

  危机频发

  “主办券商向公司发送问询函,了解公司日常事项,均未得到有效回应。投资者反馈,目前无法联系上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主办券商亦无法拨通电话……”近日,新三板公司中广影视的主办券商,在风险提示公告中披露了中广影视的经营现状。

  中广影视主要从事电视剧制作、发行及衍生业务,此前公司连续多年营业收入超过亿元,并陆续产出了一些知名度较高的影视作品。

  2020年9月,中广影视尚能正常召开股东大会,但到了2020年11月,中广影视出品的电视剧《亮剑之雷霆战将》因故被下架,公司风险开始集中爆发,随后陷入经营危机。

  像中广影视这样的中等规模影视公司,今年已有多家发生类似问题。

  据记者统计,目前有浙江南广影视、河北东方视野、苏州传视影视、山东辉煌世纪等多家影视公司,陷入生存危机,部分公司已经实际停止经营。

  这些公司中,不乏出品过知名作品的老牌影视公司。如山东辉煌世纪是《铁道游击队2》的出品方,因山东辉煌世纪破产,今年3月,该片在淘宝司法拍卖中以29万元的价格被拍卖。

  再如苏州传视影视,2017年~2019年,公司年营业收入均超过2亿元。2020年下半年,公司陆续出现高管离职、银行账户被查封等情况,今年以来,公司停产,主要业务陷入停顿,并被申请破产。

  发行回款不易

  中型影视公司出现经营危机,疫情是最直接的催化因素。受疫情影响,去年一些影视公司老剧发行回款更加困难,而新剧又因市场变化发行速度缓慢,导致资金出现问题。

  从财务数据来看,多家影视公司应收账款及库存高企。如年营收最高约1亿元的方金影视,2020年上半年应收账款超过3000万元,存货则超过2亿元,其应收账款周转率仅为0.21。

  主办券商在公告中也指出了方金影视面临的困难:公司因已发行剧目无法按时回款,电视剧新发行受阻,目前资金已经断裂,难以支付日常各项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无法偿还各项诉讼债务。

  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影视公司与播出平台通常会商定分阶段付款,如签订协议后、提供母带后、影视剧播出后,分别支付部分款项。一般电视台回款速度比较慢,网络平台回款相对较快。

  但在实际操作中,回款速度可能受平台资金安排、影视剧播出表现,甚至平台主观因素影响,出现与合同约定不一致的情况,导致回款速度不达预期。

  “我们总体上发行比较顺利,回款也比较快。从行业整体来看,好的项目结款速度还是比较快的,毕竟平台也要长期合作,但很多影视公司可能都会面临久拖不给的情况,尤其是如果播出效果不好,就会很麻烦。不能顺利回款,对于影视公司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北京一家内容制作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在新剧发行方面,内容质量同样至关重要。“在平台面前,影视公司是否有议价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能产出好作品,让平台心甘情愿买单,但整个行业能产好作品的公司就那么几家。”上述高管表示。

  金影科技联席总裁锦文也对记者表示,每家影视公司的资源情况不太一样,但相信优质的内容在发行时肯定有议价空间,市场还是需要好的影视内容。

  在以作品质量论话语权的市场里,制作能力较弱的中型影视公司,在发行和回款上的话语权更低。记者了解到,为了顺利发行,一些影视公司只能将影片降级发往关注度更低的平台,而这些平台的发行收益更低,回款能力也更弱。

  新剧投资谨慎

  发行不易,回款周期又长,这意味着影视作品的开发风险也在提升,一些中型影视公司因此不敢轻易投拍新作品。

  “现在整个行业对于新项目的投资都是慎之又慎,谁都不敢轻易投。”一位资深影视从业者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以来,中型影视公司在新剧投入上普遍更加谨慎,以往同时推动多部新剧的景象少见,一些公司甚至长达数年未能产出新作品。

  如青雨传媒表示,2018年、2019年,影视行业政策监管较严,影视行业投资较为谨慎,而2020年,影视行业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考虑到政策、投资等因素影响,为规避风险,未进行影视剧的投资。

  新剧开发不顺,一些公司只能积极发行库存影视剧。青雨传媒2019年至2020年新剧发行收入为零,在此期间,公司的收入全部来自老剧的二轮和多轮发行。其中,仅通过发行老剧《潜伏》,青雨传媒就获得收入2830万元。

  不过,长期无新剧收入,还是对青雨传媒的经营产生了明显影响。2020年,青雨传媒收入仅4661万元,不及高峰期4.76亿元的10%。况且,拥有一部或多部经典影视剧的公司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影视公司无法仅依靠发行老剧实现长期经营。

  由于新剧投入较大,一些资金匮乏的影视公司只能另寻出路。如星座魔山公司就表示,公司积极与网络平台合作影视作品,增加低现金支出的影视作品承制工作,减少公司自有投资。

  不过,对于影视公司而言,依靠长期稳定的内容开发,形成完整的内容体系,才能形成稳定的收益体系,对抗单个影视项目带来的不确定性。内容制作的不连贯,可能会对其未来经营产生影响。

  扎实做好内容

  我国影视制作市场竞争激烈,在政策和市场变化下,部分制作能力薄弱的影视公司被淘汰是必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小影视公司已经没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影视行业近年来有比较大的调整,资本撤离比较多,再加上疫情影响倒掉了一大批,现在能够留下来的,都是有实力做项目的企业。没有垮掉的行业,只有做不好的企业,大环境虽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影响,但中小影视公司的机会肯定还是有的。”影视产业发展运营服务从业者黄民斌表示。

  从事中小影视企业服务多年,黄民斌介绍,在与中小影视公司接触时,最常听到的反馈就是缺乏资金。这也是当前影视行业最显著的问题之一。

  在黄民斌看来,影视行业经历洗牌之后,留下来的资本非常珍贵,也非常专业,因而只有优质内容才能获得资金支持。“影视行业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小影视公司不能跟风,不能贪图赚快钱,应该踏踏实实做好项目。内容比什么都重要,有了好的项目就不愁平台不给资源,不愁吸引不了资本投入。”

  黄民斌建议,中小影视公司可以从当下比较热门的短剧、微短剧等产品着手,“有些短剧、微短剧虽然只有5~10分钟,但做好了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的。中小影视公司要有一个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需要找到最擅长、最容易实现收益的方式。找准方向后,生存空间会慢慢大起来。”

  在政策层面,黄民斌认为,中小影视公司应研究地方对于影视产业的政策和具体需求,多结合地方的文化发展需求和要求,利用资源和政策,争取原始资金支持,包括后续项目播出上的奖励,减轻资金上的压力。

  相较于一线城市,一些中小城市对于影视产业的扶持和奖励更为丰厚,或许更适合中小影视公司发展。对此,黄民斌建议,中小型影视公司可以尝试落地到政策和服务较好的城市,同时要注重行业间的合作,争取政策扶持。

上一篇:《光荣与梦想》举办研讨会 导演刘江分享背后故事

下一篇:郑爽遭索赔8050万 判决结果公开为终审裁定

推荐阅读
联系《中视网》 | 关于《中视网》
京ICP备09087534号  |   QQ:663924333  |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  |  电话:010-86753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