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军事视窗 > 文章 当前位置: 军事视窗 > 文章

美专家:美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发号施令”

时间:2022-04-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原标题:美专家:美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发号施令”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4月19日发表题为《治国之道的回归》的文章,作者为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教授埃利奥特·科恩。文章指出,如今华盛顿要发号施令比以往困难得多,要解决问题需要的不是更抽象的战略,而是更接地气的东西:技巧。全文摘编如下:

  如果有人还没注意到美国统治地位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俄罗斯今年2月出兵乌克兰应该可以打消任何疑虑了。国际政治显然已进入一个新时代,旧的掠夺性的国家行为重新出现,公认的全球霸主也无法阻止。巨人无法随心所欲。

  美国相对衰落是事实

  早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许多指标就可以看出美国的相对衰落。美国经济现在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以下,而1960年的比例为40%。美国的军费开支仍然庞大,占世界军费开支的40%,但已经不再有过去的优势。美国的对手在采用新技术和新的作战模式方面更为灵活。美国的自由思想和自由市场意识形态不仅面临来自外国的高效体制和种族民族主义模式的挑战,也面临来自对美国制度信心减弱的挑战。

  皮尤研究中心2021年开展的一项调查发现,14个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的大多数民众都认为,美国的民主“曾经是榜样,近些年却不是了”。2021年1月6日发生叛乱,一群暴徒为推翻特朗普总统败选结果闯入国会大厦:与20年前对纽约和华盛顿的袭击相比,这对美国声誉造成的打击更大。

  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仍将保持强大。尽管中国的崛起意味着有朝一日美国可能不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但美国一定有世界第二大、可能也最具活力并且与全球最连通的经济体。美军是全球规模最大、最有经验的军队之一,还有众多盟友。最重要的是,美国在建国之初就表现出弹性。美国曾被撕裂,遭遇严重经济挫折,但又一次一次恢复了元气。

  尽管如此,相对衰落是一个事实。历史学家日后将剖析为什么美国统治的时代终于结束,以及这个时代的消失是否原本可能推迟或减缓。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应该如何适应自身不断变化的位置。由此做出的反应将包含许多因素,但最重要的是态度。几十年来,美国一直依赖宏大的战略思想,这些思想由复杂艰巨的官僚程序转化为政策。现在,美国政府必须回归治国之道。这意味着采取一种方式,体现出对世界细致入微的理解,迅速发现并应对挑战的能力,在机会出现时加以利用的偏好,以及在所有这一切的背后,制定和执行灵活外交政策的有效机构。

  在前一个时代,美国足够强大,那些宏大的想法实施得不完美也无大碍。无可匹敌的实力使美国获得较大的误差范围和足够的空间,因而能够得到想要的大部分东西,无论自身能力如何。如今,华盛顿要发号施令比以往困难得多,要解决问题需要的不是更抽象的战略,而是更接地气的东西:技巧。

  简单化“战略”于事无补

  一种建议是弱化广泛正式的战略部署而倾向于巧妙、力量和敏捷,这与眼下的趋势相反。俄罗斯今年早些时候“入侵”乌克兰时,美国据认为已经制定一项新的大战略:重点放在与中国对抗,(或多或少)让欧洲和中东自生自灭。俄罗斯的导弹和炸弹不仅摧毁乌克兰的城镇,也摧毁这一计划。

  这种观念存在缺陷。当然,对世界有某些总体概念非常重要——比如,美国应该追求自己的利益和理想,或者美国面临竞争对手崛起和气候变化、国家失败等情况带来的挑战。决策者在必要时可以把此类想法称为“大战略”,但不应该过度重视这些想法,因为在制定具体政策方面,这些普遍原则提供的帮助往往有限。大战略依赖简化,但世界是复杂的。

  就此而言,美国也是这样。首先,美国是一个既维持现状又修正现状的强大国家。美国寻求维护世界秩序的关键要素,包括贸易自由流动、个人自由等;但因为忠于这些理念,美国也反对并经常寻求改变那些不信奉这些理念的政权。另一方面,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各种理念和利益交织后的产物,这些理念和利益随着时间地点的变化而变化。理想主义者认为美国必须与令人讨厌的伙伴断绝关系,这忽视了复杂性而倾向于教条主义的简化。

  犯同样错误的还有“整顿派”,他们的外交政策完全摒弃任何有关价值观的考虑。

  理念很重要,但不像知识分子和政客认为的那样重要。治国之道重要得多,它关乎感知、调整、利用和实践,而非规划和理论。这就像柔道选手的技巧:他可能也有计划,但最重要的特点是敏捷。这就是哲学家以赛亚·柏林所说的“理解而非知识”能力,即“判断什么符合什么情况的能力:在特定情况下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在什么情况下用什么手段有效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有效”的能力。

  鉴于当下各种挑战的速度和不可预测性,专注于治国之道而非大战略显得尤为紧迫。美国将在不远的将来与中国、伊朗和俄罗斯这三个对手对抗。

  雪上加霜的是,一个地区的危机有可能在另一个地区反弹。例如,北约边界的混乱可能会把美国的资源从亚洲抽走,事实上这已经把美国的注意力重新转向冷战斗争的老战场。一些正在起作用的较大力量,比如气候变化、民主的衰败和伊斯兰恐怖主义,将为爆发不可预测的危机提供更多机会。美国的目标应该是应对这一混乱的现实,而不是为全球政治提供一个架构。

  美国的独特之处在于多个方面,包括基于价值观的国家特性、庞大的规模、有利的地理位置、压倒性的实力,以及虽然有缺陷却是一个成功的西方民主国家的两百多年历史。然而,今天的美国进入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在这个时期,大战略——以及这种战略对于大手笔简单化的偏好——不会带来什么益处。

上一篇:奥地利外长:不一定必须为乌克兰提供欧盟成员国资格

下一篇:把天皇和希特勒并列惹日本网民众怒 乌官方连番道歉

推荐阅读
联系《中视网》 | 关于《中视网》
京ICP备09087534号  |   QQ:663924333  |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  |  电话:010-86753111  |